相关文章

红会编织袋入旧衣厂续:义工称该类编织袋很普遍

  官方公布“红会编织袋流入旧货仓库”事件调查结果称,编织袋是义工戚婆婆所卖,对此,戚婆婆回应

  “不确定是不是我卖的”

  羊城晚报讯记者杨雪薇、吴国颂摄影报道:日前,珠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布“红会编织袋流入旧货仓库”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,称编织袋是。13日,戚婆婆回应说:“那种编织袋很多人都有,不确定是不是我卖的。”

  戚婆婆确实有编织袋

  近日,珠海警方在查处“三非”人员(非法入境、非法居留、非法就业)时,发现一个出口旧服装的企业有近二十个编织袋上印有“珠海市红十字会募集物资”、“珠海市募集衣被专用袋”、“珠海市民政局制”等字样。

  12日晚,记者从珠海市政府新闻办获悉,这些编织袋是该公司从一位73岁的慈善义工戚婆婆处收购旧衣物得来的。戚婆婆以个人名义义务收集旧衣物已20多年,由于所收集的旧衣物并不是全部适宜捐赠,她便将不适宜的小部分衣物出售到兴旗贸易有限公司,出售时使用了平时领取的印有市红十字会及市民政局字样的编织袋。

  13日下午,羊城晚报记者在珠海普陀寺内部的一个收衣站中联系到戚婆婆。记者发现,现场仍有数十包印有“珠海市红十字会募集物资”、“珠海市募集衣被专用袋”、“珠海市民政局制”等字样的编织袋。

  这些编织袋是否允许个人继续使用?戚婆婆说:“这个袋子为什么不可用?这个袋子是专门搞慈善的嘛,我也是搞慈善的。”据戚婆婆介绍,她一共有800个民政局的编织袋和100个红十字会的编织袋。“民政局的是玉树救灾时领的,当时随便谁都可以领。红会的编织袋一般不可以乱领,我那会儿袋子不够用了,才找他们要了100个。”

  经过这件事后,戚婆婆称已经找到40个红会的空袋子准备还给他们,而民政局并没有要求戚婆婆归还。

  编织袋很多人都可领

  珠海警方查到的旧衣回收厂中的编织袋是不是戚婆婆所卖呢?

  “我的确是将收集回来品质差的、不合格的衣服拿去卖掉,但我不确定旧衣回收厂里的是不是我卖的衣服。”戚婆婆说:“那些编织袋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可以领到,而且最初查到的时候也没有第一时间与我核对,我怎么确定是不是我的呢?”

  戚婆婆称,她所卖掉的衣服会在袋面标注“废品”二字。据介绍,戚婆婆是从今年1月份才开始将破衣服拿去旧衣回收厂卖掉的。前后一共6次,每次一两千元钱,全部用于捐往山区的运费。戚婆婆表示,编织袋是卖废品打包的时候用的,旧衣厂是需要将编织袋归还给她的。

  “外面的人都以为我把别人捐的衣服卖掉了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”戚婆婆告诉记者:“我所有运去山区的旧衣物都是有单有据的。”随后,戚婆婆翻出这些年她捐往山区的物资详细列表,上面清楚地列明从1998年到2011年4月的捐赠情况。戚婆婆说:“这些都是爱人帮忙记的,后来他走了,我也没有记得那么及时。”

  民政局将加强管理

  据了解,2009年前,民政局分批次制作印有“珠海市募集衣被专用袋”、“珠海市民政局制”等字样的衣被募捐包装袋,主要用于包装募集的旧衣被。珠海市有募捐旧衣被意愿的单位或个人,都可以到社会捐助中心或者珠海市慈善总会,通过评估后登记签名领取编织袋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2005年至2012年间,民政局共发放此种衣被募捐包装袋75983个。签领单位862家、签领个人85名,其中,戚婆婆领取了800个。目前该种编织袋已所剩无几,而对于是否回收以往发放的募捐袋,知情人士认为,由于时间跨越较长、数量较大,没办法做到完全回收。但民政局将加强管理。

  珠海市红十字会对该事件暂无单独回应。